英国军队信服,香港大陷落后是谁在坚持抗日

\u003cp>明治维新后,日本就锐意去中国膨胀,并行使1874年牡丹社事件、1894年甲午搏斗、1904年日俄搏斗一步步攫夺更众在华益处与领土,比首西洋列强更为恶狠。譬如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时,日军就出动2万人以上,冠居八国之首,且抢掠户部银库与内当局粮仓,劫走367万以上的银两。\u003c/p>\u003cp>尽管日后碍于各国退还片面庚子赔款的压力,日本于1924年与中国签定《关于以庚子赔款办理对华文化事业之协定》,规定每年拣出片面赔款供对华文化事业之用。但管理机构“中日商议总委员会”内心上受日本摆布,且赔款用途被用作日本掠买中国文物与文化侵犯,且受资助的众是日本在华整体,藉此培育协助侵华的“中国通”,受补助的中国门生之消耗才占总额不到19%,凸显日本的利己内心。至于1915年的《21条请求》、1917年的“西原借款”就更不必说,全是想在华排泄势力,绝非想协助中国发展。\u003c/p>\u003cp>而最让中国人民咬牙切齿又辛酸疾首的,莫过于自1931年首,九一八事变、一二八事变、七七事变等继续串的侵华搏斗,东北、华北、上海、南京等处相继陷落,1937年的“南京大搏斗”更教人发指。此表还有惨绝人寰的细菌战、“三光策略”与慰安妇等暴走,至今犹有无辜平民受日军遗留的化学武器戕害。且在惨烈的对日抗战中,中国人民支付3500万以上军民的捐躯,占二战各国伤亡人数总和的三分之一以上,直接经济亏损1千亿美元以上,间接亏损信5千亿美元,被日军侵占与损坏的文物更是不乏其人。譬如南京、北京、上海、江苏、浙江、湖南、湖北、福建、广东的公私图书首码亏损298万4750册,中央图书馆寄存于香港冯平山图书馆的善本古籍也未能幸免,战后仅追回35000册。至于被损坏的古修建与寺庙,就更不乏其人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12BAB89CE957F61183C6CB9D763FF971DCB4D116_size76_w600_h557.jpeg" />\u003c/p>\u003cp>1941年12月8日早晨,日军主力在炮兵、空军、海军的相符作下,向香港发首了强烈袭击。空军最先轰炸了香港启德机场和停靠在香港海面的英军舰船,损坏了香港英军单薄的空军力量。日军步兵随即向九龙要塞发首抨击。英军瓦利斯准将指挥的大陆旅疏于提防,九龙要塞被日军容易攻占,英军被迫转守香港岛。12日,日军向英军发出通牒,要英军信服,遭到拒绝。18日子夜,通过5天的彻底炮击后,日军别离在北角、不莱玛、水牛湾完善了登陆。英军逆攻,未能成功。19日,英军西部旅旅长罗松准将战物化。20日,英军被日军十足分割在东、西两个地区。21日,东部旅向黄泥涌山峡逆攻,西部旅向尼克松山逆攻,均未能成功。24日,日军再次对英军劝降,但仍被拒绝。25日,日军飞机及炮兵荟萃火力对仓库山峡、湾仔山峡、歌赋山、扯旗山、西高山的英军阵地狂轰滥炸,迫使英军屏舍招架,无条件向日军信服。26日,日军举走了吞没香港的入城式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43F1E556A5A7A2AC952A5F0469ED2DE62DA35C4B_size46_w669_h458.jpeg" />\u003c/p>\u003cp>日本侵袭后,直接在香港竖立总督府履走军政,强制更为厉酷。譬如为了减轻走政压力,日本于1942年1月喝令异国居住地址与做事的人都得离去,顿时造成50万以上人民被迫逃亡。此表日军还动辄戕害、逮捕、强奸平民,日军宪兵队甚至在九龙皇囿(今九龙京士柏)众次斩首华人,致使香港人口在1945年骤减至不到60万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180739427D852F3C8F1ECD87BD9DC3D8EBF0B731_size267_w1080_h1231.jpeg" />\u003c/p>\u003cp>1944年香港西贡黄毛答村村民邓戊奎、邓德安、邓福、邓寅发等人遭日军逮捕刑求,想问出游击队的状况。邓戊奎被日军连番掌掴,四名日军别离踩住其四肢,还有别名日军踏上其腹部后,竟拿着竹竿捅向邓戊奎的嘴,邓戊奎禁不住折磨昏物化以前。但凶猛的日军仍不放过他,又将邓戊奎捆绑首来,并在他脚下烧首杂草,导致邓戊奎主要烧伤几乎无法走走。还有别名孕妇张凤,在九龙的日军宪兵部里被众次灌水和烧灼皮肤,丝毫未因怀有身孕便惹首日军的同情之心,末了因太甚做事于赤柱监狱身亡。但九龙宪兵队队长平尾益雄,日后在军事法庭上受审时却声称未听过罪人的尖叫声、更不知罪人饿物化的事故,试图袒护虐杀平民的原形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DA77F1329087FA02C707A86AAA26F24D63A5FD74_size26_w498_h304.jpeg" />\u003c/p>\u003cp>日军的凶猛激发中国各地构造军事与文化上的招架,除了正面战场以表,中共抗日游击队东江纵队在粤港一带抗日,后来又将几股抗日武装相符编为港九大队。尽管东江纵队人数不众,武器也落后,但仍凭着变通战术与坚忍毅力,累积1400众次战斗、伤毙日军假军6千余人、俘虏3500众人、缴获枪枝6500众把的战果。东江纵队与港九大队的“土海军”甚至仅凭几艘褴褛船只就与日军周旋三年众,共俘获敌方船之43艘、击沉7艘,取得日军40众物化、52伤的战果,这对牵制日军在粤港一带的攻势相等有效,连日军都不得不牙痒痒地形容“广州和香港地区之间是治安之癌”。\u003c/p>\u003cp>\u003cimg src="https://x0.ifengimg.com/res/2020/4AA176DC19A76A496736CE34619CDB72EE6A1F3C_size52_w640_h402.jpeg" />\u003c/p>\u003cp>而东江纵队更广为人知的战绩,便是及时拯救包含800众名文化界与政治菁英逃离香港,何香凝、柳亚子、乔冠华、茅盾(本名沈德鸿)、范长江,以及曾担任广东省副省长的陈汝棠等人,俱是在东江纵队的袒护下从海路或陆路逃离日军的魔掌。在海上飘零众日的何香凝在得到东江纵队送来的物资援助时,还感慨地赋诗写道:“水尽粮空渡海丰,敢将勇气抗时穷。时穷见节我侪责,即物化还留后世风”,替这颠沛的走程留下文学见证,也从侧面逆映日军侵华造成的离乱。\u003c/p>

 


posted @ 20-10-12 06:44  作者:admin  阅读量:

Powered by 久久综合在线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18 啪啪视频网 版权所有